女娲庖羲并不是兄妹和夫妻

  女娲庖羲并不是兄妹。

  先从先秦四个对女娲记录的古籍来看

  《礼记·明堂位》“女娲之笙璜。”

  《列子·汤问》“物有缺少,故昔者女娲氏练五色石以补其阙;断鳌之足以立四极。厥后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,怒而触不周之山,折天柱,绝地维;故天倾西北,日月辰星就焉;地不满西北,故百川水潦归焉。”

  《天问》“女娲有体,孰制匠之?”

  《山海经·大年夜荒西经》“有神十人,名曰女娲之肠,化为神,处栗广之野,横道而处”

  庖羲先秦记录在此不列,假设深究可以自己去查,从这些先秦古籍可以看出先秦时代言庖羲不言女娲,言女娲不言庖羲。庖羲女娲兄妹通婚先秦从未有闻,岂不是笑话?

  再看西汉几个女娲的记录《说文解字》“娲,古之神圣女,化万物者也。”(女娲造万物始于西汉,盘古造万物从三国有载,故女娲造万物早于盘古)

  王充较早记录女娲祈晴习俗,他在《论衡·顺鼓篇》中曾引西汉董仲舒之议,说:“雨不霏,祭女娲”。和后来的 “‘雨不霁,祭女娲’,于礼何见?庖羲、女娲,俱圣者也,舍庖羲而祭女娲,《年龄》不言。董仲舒之议,其故何哉?”这不单单证清晰明了女娲在西汉时代应当与庖羲有关,而且位置比庖羲高,女娲乃是正祀,到了东汉才有女娲庖羲兄妹通婚记录,而且女娲人首蛇身笼统也自东汉起。 《文选 王延寿》曰:“庖羲鳞身,女娲蛇躯。”又有《后汉书人表考》卷二引《年龄世普》曰:“华胥生女子为庖羲,生女子为女娲。”庖羲女娲交尾图也出自东汉,所以作者猜想,应应事先女娲位置高于庖羲,一群人不服,由此胡编乱造有了女娲庖羲兄妹通婚一说,女娲庖羲兄妹通婚也来自于南方少数平易近族,另外一种能够就是少数平易近族说法被取纳,因而才闹出这千古笑话。

  至于淫祀,乃是庖羲那团体首蛇身的mm,女娲在西汉时代和战国时代楚国乃正祀,且并未言之人首蛇身。女娲庖羲未有通婚之说时,女娲位置高于庖羲且是正祀,淫祀就是庖羲之妹或称风里希,女娲也正因为和庖羲有兄妹通婚之说后跪拜甚少。兄妹通婚使女娲的位置完全降低,再逢佛教隆盛,女娲跪拜便逐渐被掩埋!

  

  李学勤:楚帛书研究的一些内容

  此句当读为:“曰古〔黄〕熊包戏”,是前人追述往史的经常使用文体。帛书具体讲了包牺的故事。紧接上句以后,提到包牺出自某地,居于某地,都因为文字难以释读和漫漶,不能辨别是甚么地名。古书中与包牺有关的地名有雷泽、仇夷山等,《帝王世纪》云包牺都陈,即今河南淮阳,但都与帛书地名似有关系。接着,帛书说:“厥……女,梦梦墨墨,亡章弼弼,……风雨是於(阏),乃取睿□□子之子,曰女□,是生子。”这是对包牺所处时代的描述,还讲到他的妃偶。《淮南子·俶真》云:“至庖羲氏,其道昧昧芒芒。”与帛书“梦梦墨墨”相合。③包牺妃偶之名“女”字下一字不识,或读为“娲”,或释为“皇”,都没有确据。包牺、女娲兄妹相婚之说,在载籍中出现较晚,少数记录其实不以女娲为包牺之妻。从《四时》篇看,帛书作者认为包牺所娶是另外一人,不是女娲。